初登石门峰

献给贝娜

也曾经年少轻狂,也曾经黯然神伤,也曾经历经沧桑,也曾经为爱痴狂……

城里的夜色,让人受伤,你的歌,把我的梦照亮。

正值多事之秋,刚经历了“莫兰蒂”的肆虐,品尝完中秋无月的素饼,即将踏上新的征程。这一次,我选择来到你的身边,默默地守护你,弥补多年来未曾相伴的缺憾。

一天下来舟车劳顿疲惫不堪,我不想就这样子上石门峰让你看到我的窘态。在光谷广场旁边找了家酒店住了下来,顺便买了束薰衣草,打印了一张最喜欢的你的照片,望着无垠的夜空,静静等待月色的褪去。

面试是在下午,虽然昨晚背书到三点多,早上依然早早地起来。第一次朝圣的时间已经很迟了,我不想再拖下去。洗了个澡,梳了下头,喷了点香水,捧着束鲜花,如初次幽会般,甜蜜而幸福,心潮澎湃小鹿乱跳。

我穿着红色的会服去看望你,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犯忌,我只希望你在哪里都能红红火火,我会在一旁为你呐喊加油,为你编制一道最美的彩虹。的士开到里面的大堂旁边,老司机说可以在大堂里问你的住所。进去后找了位阿姨,还没开口对方便清楚来意,带我出来给我指了你新家的方向。连声道谢后屁颠屁颠地走了过去,不时望望周围的风景,看看你的新家都有哪些邻居。上了小坡有个门禁,一位身穿白衣的保安向我致敬,说道:“贝壳是吧,贝娜的雕像从这儿直走过去大约一公里,在您的右手边,很容易找到。”这份敬意让我再次感动,是你让我获得如此厚重的礼遇。

我想你的新家也应该蛮容易找到,因为只有那里的树上挂满了贝壳还有你的照片。果然,拐了个小角便远远望见几棵挂满贝壳的树,轻踏草坪疾驰过去,激动无比。昂起头瞻仰你的芳容,只见你托腮沉思,似乎又在酝酿一曲天籁。目光和你对峙的那一刻,仿佛看到你在朝阳下涅槃重生,小头发随风飘逸,似乎给你一把麦,你又将唱响这里的舞台。周围贝壳们精心布置的风景显得那般和谐,如众星捧月绿叶衬花。盆上花开蝶舞满庭芳,色彩斑斓雍容华贵;汉白玉制的钢琴洁白无瑕,如洁净的你一尘不染;周围承载着无数思念与祝福的树,枝条下垂却挺拔屹立,一如坚强的你,三度遭遇滑铁卢,仍笑唱也许明天,演绎生命的河。

生如夏花之绚丽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

坐在草地上嗅着泥土的气息静静守候,不知你何时才能上线。初秋的百合花意正浓,那会不会是永不凋谢的花?那一刻,我好想就那样成为一朵百合依偎在你的身旁,努力向上盛开牵上你的小手。如果因为我的出现沾染了你的世界,便让我零落成泥呵护你的春天吧。

娜时春暖花开,娜时笑魇如花,娜时风光无限……蝴蝶你说些什么话,教我如何不想她?

雪落芳菲石门歇,
夜过东窗凝残月。
梦里红颜犹未老,
鱼服天籁不曾谢。

赋诗一首,以寄哀思。

天不老,情难绝,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

泪,潸然,滑落;
脸,湮然,模糊……

Sasha<br><br>中文菜菜,贝壳一枚,蓝星人<br><br>95后程序渣、代码狗、前端猪<br>爱好不详,特长不详,喜食不详